您的位置:首页  »  【废土西行录】(02)【作者:猫井佑】
字数:156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废土西行录
 
             ——特艾伦的战争02
 
  part.0
 
             【辐射剂量指标图】
 
 常见的辐射剂量单位(mSv)/射线源或限度短时间接触人体产生的临床反映 
  0.003/天然背景值0.03/ 乘10小时飞机0.1-0.2/X 涉嫌一血简称累积量
 
      1-2/来自自然放射源一年的剂量(如空气中的氡)
 
          50/放射行业工人一年的累积量
 
  100-500/没有疾病感觉,但血液中白细胞含量减少
 
               4000/死亡
 
  2011年4 月11日下午16点,旧世界亚洲,日本福岛发生7.1 级地震,日本在
 这次地震中发布海啸预警和核泄露警报,同一时间福岛核电站发生严重爆炸事件, 在发生爆炸之后,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检测到的辐射剂量为每小时1.015mSv,人
 员在附近暴露6 小时即会受到平时一年的辐射,但短时间内对人体无危害。 
  …………
 
  ……。
 
  Part.1 2029 年4 月2 日,特艾伦大厦内,18F 【狗舍】。 
  这是残酷破败的一层大厦,光线十分昏暗,这一层大厦内没有任何玻璃,取 而代之的是一条条被等死的木板盯死在原本来有玻璃存在的位置,为了抵挡一部 分紫外线的辐射,这一层的寄宿者只能将一切可以隔绝外部接触的东西堆积在窗 口,甚至是已经腐臭尸体和一些垃圾尽可能的堆添在窗口的位置。
 
  在这一层中,到处都是变异的寄生物,像拳头一样大的苍蝇、蚊子、血吸虫 随处可见,因为异变被人抛弃的畸形「宠物」到处都是,一般情况下这种「宠物」 的作用左右三种,第一阶段人们会驯养他们去捕捉一些变异的害虫当作食物吃掉, 在没有害虫可以喂养他们的时候也会喂一些尸体或者腐肉给他们吃,什么都没有 的话只能喂给他们一些粪便来当作他们的口粮,即使是粪便对于这些「宠物」来 说也是非常具有营养价值的,是他们美味的午餐,同时这些「宠物」也成为了寄 宿者的粪便清道夫。在第二个阶段,人们会驯养这些「宠物」进行繁殖,经过浩 劫之后依旧存活的「宠物」往往具有惊人的生命力和生育能力,让他们进行充分 的进行交配后不断的繁衍后代,在这些「宠物」生产之后,往往都不会活的太久, 或者是在生产中死亡变成寄宿者口中的美食,或者是在生产技术后变成寄宿者口 中的美食。第三阶段,这些被繁衍出来的「宠物」后代90% 以上都是畸形无法独 自生存的,在生产之后这些变异的畸形中当天可能就会遭到捕杀,午餐已经是一 种奢望的象征,而这些遭到捕杀的畸形种只能被当作是一顿早餐或者是一顿晚餐。 
  在特艾伦大厦内的18F 被人们称做狗舍,是「宠物」最多的一层,同时也是 死亡率最高的一层,在这一层中传说寄宿者无数「宠物」与逝者的亡灵不断的在 这一层徘徊着缠绕着。每次到夜幕的降临的时候,狗舍总会传出各种异常犀利的 呜嚎声,总有生命因为各种原因在这一层葬送,具说只有拥有强大内心的幸存者 再能在这一层生活下去。
 
  在这18F 东层深处有一个深邃黑暗的门栏,在门栏旁边竖立着一个木板,木 板上用红色的油漆上这着——「内有恶犬」。
 
  突然,在这木板后面深邃的空间中,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呜嚎声。
 
  「啪!」
 
  一支算不上白皙的手从门栏内侧抓住铁质的门栏。
 
  「哗啦」一声将铁门拉开,在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楚隐藏在门栏后面的黑暗 中到底有什么。
 
  随即从门栏的后面传出来一声尖锐的口哨声,一只手从门栏内被扔了出来, 这个一只畸形变异的怪手,这只怪手应该是一支人类的左手,在这只手上手指扭 曲着的生长的,其中无名指、中指、食指相互交错着缠绕在一起,看起来像是一 个纠结在一起的树根,在指尖的部分连接在了一起,没有指甲,在尖端长着一层 肉色的螺旋,左手的手背上和尾指的连接处长着两只诡异的右手拇指。
 
  「噗~ 」
 
  断肢怪手应声落地,在断手的断肢出是一个被撕咬折断的伤痕,而在这个伤 痕的接口处还连接着几公分的白骨和十几公分的血管,在血管的断口出仿佛还有 零星的血液正从断口的血管处流出来。
 
  突然,有一个黑影在大厦的角落处窜了出来,接着又是一个黑影,接着又是 一个…………
 
  越来越多的黑影聚集在断手跟前,每一个黑影都是目露凶光。
 
  「呼呼呼呼…………汪汪汪…………呼呼」
 
  那些黑影正是一只一只的宠物,短短一瞬间就在18F 的走廊上剧集了上百只, 他们一拥而上一起扑向那只躺在地上的断手。
 
  「宠物」们撕咬着断手,眨眼间断手就被这些「宠物」撕咬的粉碎,连骨头 都没有剩下一丁点。
 
  接着在门栏后面走出一个踩着高跟鞋丰满的身影,他一身白色素衣布料虽然 不多但是也都遮住了她想要遮住的地方,她在这些「宠物」狰狞的宠物面前没有 丝毫的畏惧,蹲下身子叉开双腿。在白色的素衣短裙内什么都没有穿,映入眼帘 的是一个光秃秃的阴部,在丰满的阴部外侧挂着一个指环形状的吊坠。接着,丰 满的阴部对一双手轻轻的掰开了,粉红的阴道微微分开,就在分开的同时,一丝 耻液正从阴道口低落下来。两根手指轻轻的插进阴道口,微微的将阴道扣挖一番, 耻液正不间断的顺着手指低落在地上。
 
  就在这个空间内所有的雄性的「宠物」全都勃起了,所有生殖器全都暴露在 空气中,严重泛着绿光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充满汁液的肉洞。
 
  接着,插在阴道口的两支手指慢慢的插进了阴道,整个阴唇都被撑开了,阴 蒂透过包皮探出头来,在阴蒂的下面本来应该是尿道口的地方插着一个金属形状 的蝴蝶发条,在发条的一侧挂着一个指环吊坠。
 
  手指插入阴道后的节奏越来越快,两只手指成勾形不断的上下提拉着阴道的 内壁,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突然,垂落在阴道口的指环吊坠放佛发出了淡 绿色的光芒!在那一个瞬间,手指上下提拉的速度已经快要到极限了!无限淫水 伴随着腔壁抽插的声音在整个狗舍回荡着!!!!!!
 
  「噗哧!」
 
  手指突然向着阴道腔壁上沿的G 点发力!手指停滞在了腔壁的G 点上!大量 的阴精从阴道口喷出来!就在这时垂挂在阴道口的吊坠指环也发出了微弱的绿光! 在大量的阴精喷撒在指环吊坠的同时,喷出的阴精被指环雾化了,并且伴随着雾 气冒着升腾的白烟,瞬间整个狗舍都弥漫着雾化的阴精和淫靡的气息。
 
  「汪汪汪!!!!汪汪汪!!!!」
 
  靠在门栏最近的一只雄性「宠物」已经按捺不出自己躁动的情绪,奋力向前 一扑,企图舔食这散发而来的阴精和满地的耻液。
 
  这只躁动的「宠物」是一只褐色的法老王(科博特菲勒犬),肩高1 米左右, 体重越大35公斤,在浩劫之后这只法老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自身的毛 发全部退除掉了,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完全成为褐红色,外表皮硬化只有它自己 可以驱动表面的坚硬的皮肤,同时这只法老王也是狗窝的看门犬,因为表皮坚硬 刀枪不入所以被选做大门的守卫。
 
  法老王腾空后扑向阴精散发的源头,张开血盆大口,在一瞬间法老王张开的 口器内布满了锋利尖锐的獠牙,寒光在獠牙中来回闪动穿梭,即使你没有在场看 到这样的捕食场景也不由让人胆寒。
 
  眼看法老王布满锋利獠牙的口器距离阴精的喷射源头原来越近了,但是素衣 少女没有丝毫要逃走的意思,只是大肆的继续将阴道口撑开,让更多的阴精喷射 出去。
 
  「滋滋滋!!!嗷嗷嗷!!!!!!!!!!!!!!!!!!!!!!!!!!!!!!!!!!!!!!!」
 
  在法老王接近素衣少女阴道口的一瞬间!!
 
  法老王在空中,从正中鼻子的位置开始自然撕裂!!
 
  在空气中,被撕裂的法老王从鼻子的撕裂口处开始向外喷射出!!血……… …血雾!!然后随着法老王鼻子的裂口处到眉心,然后是下颚与头盖骨被完全的 撕裂,接着是颈部…………然后是胸骨…………脊背…………最后是两颗睾丸… ………阴茎…………尾巴………………
 
  「啪」…………「噗」
 
  法老王的整个身体腾空后扑向少女,在接触少女身体的瞬间,法老王的身体 在从鼻子中间到整个身体完全的被分成了两半,两只被系列分离的残躯分别掉落 在少女身后的地上。在法老王残躯穿过少女身体的同时,并没有任何体内的脏器、 血液奇异的喷出,只是在法老王的残躯尸体上不断升腾吧白色的雾气,放佛刚刚 经历了高温一样,在法老王右侧的尸体中,甚至心脏和脑都还在跳动,而勃起的 阴茎也在不断的对着空气喷射着精液。
 
  …………
 
  ……。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到一点,把时间再放慢一点】素衣少女高潮的时候在阴 道口挂着的吊坠闪动着绿色的荧光,这个绿色的光点伴随着少女的高潮产生了剧 烈的震动,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让这个绿色的光点产生了分子共振,分子共振 的速度异常剧烈使得以指环为中心产生了微型一个高频分子震动的结界,一个肉 眼无法察觉的分子刀。所以在阴精喷在指环上的同时才会有水分的蒸腾,而在法 老王接触少女的同时,法老王的鼻子率先接触到了指环上被激活的分子刀,从在 整个身体被撕裂。
 
  …………
 
  ……。
 
  素衣少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在动作结束时讲手指从阴道中完全抽出,在之 间抽出阴道的时候,有一支耳环形状的物体从少女的阴道中被拽了出来,耳环貌 似是男性的耳环,而在耳环的一角镶嵌着一颗银色的钻石。
 
  …………
 
  ……。
 
  Part.2【旧章】
 
            视频时间2017年4月6日
 
  埃里温博士看了一下控制台面板上显示的数字,拿起手边的日志板在上面难 道做着记录,看了一眼实验室内的娜殴莉。
 
  娜殴莉被被五只机械触手枷锁紧紧地固定在实验室中央,双手高高的举着, 双腿叉开着,身体微微的后仰,呈现出一个「X 」形,在娜殴莉的身后五处机械 枷锁被蓝色的光线连接着,犹如一个强力的力场控制着娜殴莉全身的力量,让娜 殴莉不能有分毫的移动。尽管如何娜殴莉也不断的在发力尝试,实图用自己自身 的力量来撼动这个可恶的装置,哪怕是一份一毫也可以,无奈娜殴莉就算用尽全 身的力气也无法在这个装置内移动分毫,无奈,每一次娜殴莉的用力全身都没有 一点回应的余地,只有她裸露在外高耸耻骨上肥厚的阴户会随着娜殴莉每一次的 用力而轻微的开合着,而在娜殴莉的阴户上没有一根阴毛。无奈娜殴莉的头只是 微微的后仰着,在蓬乱的长发间绿色的瞳孔正盯着埃里温所在的方向。
 
  「看来你也在期待啊,亲爱的娜殴莉,不够这样还是不行的,雌性激素有些 过量了,这样对我们的实验体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说着埃里温博士在控制面板上敲击了一番,结束后按了一下右下角的按键。 
  接着,在实验室中,顶部的机械圆盘上又再次的伸出了两条的机械触手,这 两天机械触手是透明的关状,在触手的尖端是一根比之前更加纤细的针头,这两 只针头大约有10公分的长度,从娜殴莉的头顶一直慢慢的降下来,在娜殴莉肚脐 商演的部分停了下来。接着,在娜殴莉背部在被固定枷锁交叉的蓝色光线中生成 了一个蓝光面,这个蓝光面对娜殴莉的背部和腹部进行了来回的扫描,扫描的数 据被投影到了埃里温博士的控制面板上。
 
  埃里温博士看着投影到面板上的画面,画面中呈现的是娜殴莉背面和腹部两 种视角所呈现出半透明的内脏扫描,埃里温通过面板操作将画面中显示设置成为 「血液缺省」,娜殴莉腹部的脏器在控制面板上显示的一目了然,他们是如此的 生动鲜活,甚至是娜殴莉每次的呼吸都能看到子宫和肠器的呼应。
 
  埃里温博士用面板的摇杆连接触手针头进行微调,将中空的触手针头调整到 了娜殴莉的腹部两侧…………
 
  「啪」
 
  埃里温博士,用手拍了一下控制面板上的执行按键,接着拿起笔和日志记录 板做着一些记录。
 
  实验室内,两只抵在娜殴莉腹部两侧的针头真是以螺旋的方式扎进娜殴莉的 身体。在空面板的投影上可以看出针头在娜殴莉腹部的情况,两侧的阵容慢慢的 刺穿了娜殴莉的皮肤,接着是一些看起来不是很厚的脂肪,接着是肌肉组织,然 后是腹部的肠器…………等下,针头并没有贯穿娜殴莉任何的肠器,而是将针头 在娜殴莉肠器间的缝隙中穿了过去,最后,针头抵达到了最终的目的地——卵巢。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娜殴莉发出了低沉的叫声,拼命的喘着粗气,疼痛的感觉通过叫声传到了房 间的每一个角落,她全身颤抖着!四肢手脚出现了急促的痉挛!
 
  就在娜殴莉嘶叫的同时,两支中空的针头已经扎进了她的卵巢!在针头插进 卵巢的同时,两颗卵巢产生了剧烈的持续的膨胀收缩。
 
  「滋滋滋…………」
 
  在娜殴莉头顶巨大的机械原盘中,两条扎进娜殴莉卵巢的中空的触手内,开 始从顶部向下灌入一股股撒发着诡异荧光绿色的液体,液体通过触手的管道开始 流向尖端已经插进卵巢的针头。
 
  「噗哧~ 」
 
  绿色的液体通过管状触手大量的注射进了娜殴莉的卵巢。
 
  娜殴莉张开嘴巴一动不动,她的大腿产生了一阵频率很高剧烈的颤抖,在一 阵阵剧烈的颤抖中,阴道口正在剧烈的一张一合,在阴道口的闭合间,突然一道 泛着异样光泽的水流强行从尿道射出,这股异常的尿液喷射显得十分强劲,尽管 娜殴莉在实验室中距离埃里温博士这边的玻璃墙至少也有五米开外的样子,而娜 殴莉的这股尿液前面的一部分竟然毫无保留的完全喷溅在了埃里温博士面前的玻 璃墙上。
 
  绿色的液体依旧对着娜殴莉的卵巢不断注射着,透过埃里温博士的控制面板 投影可以看到整个卵巢已经被这股外来的绿色液体完全占据了。卵巢甚至已经开 始不自然的膨胀,膨胀的大小接近台球大小,膨胀的卵巢已经把把子宫两侧和顶 部的输卵管都挤压在了一起。在娜殴莉小腹两侧已经可以看到有明显的两个不自 然的凸起,而这腹部的两个凸起在实验室不在然的灯光下正释放着不自然难道绿 色荧光。
 
  埃里温博士继续操作着控制面板,继续思考着什么,一边按了一下「生化缺 省」的选项,在控制面板的投影上显示着娜殴莉腹部脏器的情况。埃里温将显示 投影放大,观察着。在两个卵巢中有一些晶莹剔透的绿色荧光闪点,每一个卵巢 内有7-8 个左右,卵巢中间的位置也有3-4 个同样的绿色荧光闪点。接着埃里温
 博士拿起了手中的日志,在卵子一栏中坐着详细的记录。
 
  埃里温博士放下手中的日志板,转过身来对着摄像机的镜头说,「编号41021 ,生命体反映结果,雌性激素过量,需要进行母体受孕补正。」
 
  随着埃里温博士的话音结束,埃里温博士继续操作着控制面板。
 
  实验室内,插在娜殴莉双乳内的针头发生了一阵机械的震动,在钢针尾部连 接触手的部分自然脱落了,脱落的触手顺着顶部的原盘自然的缩了回去,只留下 钢针在娜殴莉的胸部。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伴随着娜殴莉低沉的叫声中,娜殴莉的胸部以两端乳头为中心,发出了剧烈 频密的颤动,伴随着抖动,娜殴莉的乳头乳芯出,正慢慢的从内部被扩张开来。 本来不起眼针孔大小的乳芯慢慢的被扩张到牙签粗细,接着更加剧烈的颤动,原 来犹如牙签一样粗细的钢针已经变得和吸管一样大了,接着慢慢的变成了筷子的 大小。这时,又是一阵从身体内部传来的颤抖,顺着娜殴莉的大腿跟部,尿液不 住的从尿道口向外流淌着。同时,在娜殴莉一侧的乳头上已经产生了一丝被扩张 撕裂的缺口,娜殴莉右侧的乳头外沿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弹性,扩张的钢针已经撑 破了娜殴莉的乳头,钢针倾斜的在外侧暴露着,沿着撕裂的伤口出,有一丝参杂 着白色液体的血水,顺着一侧的乳房向外流淌着。娜殴莉的乳房本来就已经十分 膨胀了,在乳腺被扩张后,整个乳晕也都跟着完全膨胀了起来,乳晕的膨胀至少 有1-2 公分那么高,而在娜殴莉右侧勃起的乳头外侧还歪斜的扎着已经被完全扩 张的钢针,看起来在娜殴莉右侧的乳房上就这样长着两个乳头,一个是鲜红的流 着血液,另一个是冰冷金属制品的乳头。
 
  「执行」!回车伴随着埃里温博士的操作,实验室内娜殴莉胸部的钢针有了 变化,又是一阵颤动中,嵌在娜殴莉乳头上的扩张钢针从内部开始自身的旋转, 然后变化,接着真空!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两股乳白色的液体从娜殴莉两颗膨胀的巨乳中奋力的迸射出来,奶水伴随着 一丝丝鲜红的血液一起向外喷射着。在喷射中,娜殴莉原本膨胀到不行的两只大 乳已经逐渐的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准确的说应该是比正常的状态还要在大上一 圈的样子,但是已经没有了那种过分膨胀像要随时爆炸一样的感觉。
 
  大量的乳汁本设在地上,这样娜殴莉觉得有些羞愧难当,她努力的咬着嘴唇, 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膀胱,让自己的尿道开关扔然的 在理智的控制范围之内。
 
  「叮~ 铛铛~ 铛」…………
 
  原本镶嵌在娜殴莉右侧乳房内的钢针伴随着乳液的喷出而脱落到了地上,而 因为钢针的掉落,原本已经被撑破撕裂的乳头上伴随着大量乳汁的喷射,有一部 分乳房内部的组织从内挤压着拥堵在撕裂的右侧乳头的伤口处。
 
  这是,埃里温博士只是在对实验室内的娜殴莉做着一些记录,并没有什么兴 趣去欣赏这个淫靡的场景。
 
  再来看看实验室内的娜殴莉,她左侧的乳房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大小,原本 剧烈膨胀的已经没有那种狰狞爆破的感觉的,这个一个形状还算漂亮的胸部,虽 然并不膨胀,但是仍然具有少女一样的坚挺,只是,在那个乳房的尖端有一个不 太自然的凸起,那个凸起物向上翘着,把本来就显得勃起的乳头扩张的到一个非 常让人难以接收的程度,在乳孔中间是一圈金属状态的内部,顺着金属的乳头内 壁残存的乳液正一滴一滴的顺着显得有些干瘪的乳房向下流淌着。而另一侧乳房, 在鲜红的乳头处长着一颗不算起眼肉色泛黄的小肉瘤,那正是从乳头撕裂处从乳 房内部挤压出来的一些胸部组织,这个胸部的组织暂时的堵住了撕裂的乳头缺口, 在出头外侧看起来仿佛在右侧的乳房上长了两个乳头,也正因如此,娜殴莉右侧 的乳房那仍然存有大量的乳汁还没有得到充分的释放,从外表看起来虽然没有以 前的那么膨胀,但依旧显得异常的饱满,鲜红的大乳晕依旧在右侧的乳房上勃起 着,并且伴随着娜殴莉的呼吸而跳动着。
 
  …………
 
  ……。
 
  Part.3 2029 年3 月14日,特艾伦大厦内,46F 【第二权所】。
 
  在特艾伦大厦内,这一层在残破外观的对比下显得之分的光鲜,除了西侧有 裂痕的一角外,这层大厦基本上就整栋特艾伦大厦内最完整的一层,而住在这一 层的人也就是特艾伦大厦精神的象征,同时也是特艾伦大厦内第二权利统治的象 征。自46层以上栖息的大多都是没有任何意外特征的幸存者,而这些人大多数都 对46层的居住成或者俯首称民或祈求庇护(除了顶层的最高寄宿者外);而在46 层以下的住民,大多都是异变者或是一些穷苦的幸存者,这些人得不到任何的庇 护,也没有人或同情可怜这些人,甚至有上层寄宿者将这些幸存者当作是食物的 残渣,进行凌辱和践踏。
 
  对于特艾伦大厦内的寄宿者来说,46F 也是通往天国与地狱的通路,上层的 寄宿者可以肆意向下活动,而下层的寄宿者却不能向上活动。
 
  46F 东侧,一个满布着防辐射的玻璃落地窗前,一个身着光鲜身材魁梧的中 年人对身后的年轻人说道,「陈捷,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远离陈良萱这对你 对我们都有好处。」
 
  这个被叫做陈捷的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八九岁的样子,留着齐耳长发,在两侧 的耳朵上带着一个镶嵌着银色钻石的耳环,他身着一身休闲的卫衣,穿着有些嘻 哈的板裤,踩着一丝不染白色的运动鞋,在敞开着的卫衣内穿了一件笔挺的黑衬 衣,在这个末世中显得格外的富有贵气。这个年轻人的皮肤异常白皙,那种白皙 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得到阳光照射所导致的,他的左手插在一侧的口袋中,右手在 空气中挥舞着指责着什么。
 
  「干爹,你这是无端的指责,在你没有实际的证据之前,我不会相信你的。」 
  被叫做干爹的男人,转过身来,他的身材异常魁梧,两米左右的大个子,穿 着红褐色的唐装,唐装的前后两面是各有一条巨龙盘绕着的金线刺绣,衣服非常 适合这个身体,看得出来身材非常的结实健壮,就是这样一个魁梧的身材上长着 一颗苍老的脑袋,那颗脑袋上没有头发,眼睛上带着一个卡地亚的墨镜,在墨镜 下面是一张漫步皱纹的脸,而在这张脸的左侧可有看到一个陈旧而修长的巨大疤 痕,这个疤痕从右侧的头顶贯穿到左侧的面颊。
 
  老头子对陈捷问道,「陈良萱是一个江流儿,她甚至并不属于我们这里,对 于他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陈捷显得有些愤怒了,回应道「我们从小就是在一起长大的,在浩劫之后我 们家不仅没有对良萱给予任何救助,反正还在不断的疏远她,我不了解你为什么 这样做,也不接受你的做法。」
 
  老头子将头转向陈捷,摘下眼镜,这是一张面目狰狞而苍老的脸,老头子的 一只眼睛是红色的肉瘤,在肉瘤上没有任何的眼白和眼仁,只是一颗鲜红的肉瘤 长在左侧眼眶内。老头子等着陈捷,恶狠狠的说道。
 
  「这话我只说一次,让在我发现你和她有来往,我就杀了她!」
 
  说完,老头子便带上眼镜,转身望向窗外。
 
  陈捷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身向门外走去。
 
  …………
 
  「可恶!」
 
  说着,陈捷走进了走廊尽头的升降梯。
 
  升降梯缓缓上升在50F 停下了。
 
  …………
 
  ……。
 
  2029年2 月16日,特艾伦大厦内,50F 【生产之间】在特艾伦大厦内,这一
 层属于上层部分的工业区,许多人们日常需要的必备工具大多数都是从这一层产 出。当然了,天下并没有免费的午餐,所有人们需要的工具设备必须通过等价的 交换才可以获取,同时,50F 也归属于46F 的管理范围内,隶属于第二王权的生
 产之间。所谓的等价交换仅仅是对于上层的住民,而对于下层的寄宿者来说交换 的代价是非常巨大的,因为对于上层寄宿者来说下面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一年之前,29F 的寄宿者中,一名异变的畸形产妇,奇迹的诞下了一名健康 的女婴,而29F 中所有的寄宿者并没有多余的口粮也饲养这个健康的女婴,女婴 的父亲也是一名异变者,身体40% 出现了畸形变异,在迫于无奈之下女婴的父亲 选择献祭自己的生命和母亲的生命来换取健康女婴的活路,而他们的诉求只为了 换取一些寄养在55F 【牧场之间】新鲜的牛奶。
 
  但是在一轮苦苦央求之下,女婴父母的诉求还是被46F 的管理者所拒绝了, 因为他们不相信两个畸形的父母可以诞下一名健康的婴孩,他们不希望在这个不 确定的生命上浪费有限的粮食,并且要求将女婴解剖如果脏器完好就会救女婴如 果女婴的脏器出现畸形就放弃救活女婴。
 
  迫于无奈之下女婴的父亲只能选择杀掉自己的妻子,将妻子的内脏骨头熬成 汤来喂养自己的孩子。三个月之后,女婴的父亲已经把死掉妻子的最后一块骨头 熬成汤喂养着女婴,但是在这时候什么能吃的都没有了,在特艾伦大厦外面又充 满了被辐射的食物。女婴父亲不认自己的孩子像自己一样收到歧视希望她可以健 康的成长,接着女婴的父亲第二次像46F 的管理者祈求,希望可以给自己一些新 鲜的牛奶,然而就是这种要求确实46F 的管理者视为无理的要求,生存的希望再 次破灭了。夜晚,在女婴的哭号声中,女婴的父亲用刀砍下了自己的左臂,接着 一个月后是右脚,然后是左腿,接着是整个右腿。在女婴一岁的时候,她终于学 会了说话…………
 
  「爸爸…………爸爸…………爸爸…………」
 
  然而,再也没有人能回应这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婴孩了,在女婴的身边躺着一 具冰冷的男尸,而这具男尸失去了双腿和整个左臂,双耳,鼻子,舌头和一只眼 睛,就在这具男尸旁边是一支破旧的锅子,里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黑灰,在 黑灰的底层是一些已经和锅底粘连在一起的烂肉,而那些烂肉正是这具尸体最后 的尊严——一副完整的男性生殖器。
 
  在这不久之后,在狗舍的过道中也出现了一具女婴的尸体,而这具女婴的尸 体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内脏…………
 
  …………
 
  ……。
 
  几个人聚在一张八米开外用木料拼成的操作台前好像在商量着什么,而在那 张巨大的操作台的正中间摆着一株异常鲜艳绽放的花,那朵花绽放的格外鲜艳, 整个花瓣十分巨大犹如手掌,紧密的花瓣一层压着一层,有大红、桃红、红紫、 纯紫、纯白等,十分浓密异常的灿烂绚丽,在整个花的身上长满茸毛,在花蕊处 隐隐约约的向外流淌着乳汁,叶如筒蒿一本数十花,艳丽可玩,在花蕊处尤像少 女粉嫩的肉唇,内有细小的种子宛如颗粒,极其细小数以千计。
 
  「咳…………咳…………咳…………」
 
  在围在桌前的众人中发出了一个孱弱咳嗽声,但是大家并没有在意。
 
  「陈捷大人!这…………真的没有关系么?!」
 
  药剂师对着陈捷发问着,在他望着陈捷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蕴含着蕴藏在内 心深处的恐惧与敬畏。
 
  「身为一名药剂师难道你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案吗?」
 
  陈捷看着这名药剂师,药剂师的目光与陈捷对视的时候就默默的低下了头再 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用余光看着桌面上这朵绚丽异常绽放的花。
 
  「咳…………咳…………咳…………」
 
  这时,一个孱弱的女声从人群中散发出来…………
 
  「这…………这…………这可能可能会毁了这特艾伦,如果他们真的上瘾的 话,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陈捷抬起头看着一下操作台对面的几个人,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一个带着护士 口罩的少女身上。这名少女穿着护士的服装,但是在护士服的长衫下确穿着一双 破旧的黑丝长筒吊带裤袜,在吊带袜的底部踩着一双脏旧不堪的白色布鞋,在布 鞋上有几个可爱的ok绷绣上去的补丁。
 
  「好吧,让我们试试看就知道了。」
 
  说着,陈捷用右手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随即在小护士的肩膀两侧出现了两 只巨大的手,这两只手十分巨大一只手掌就可以按抓小护士的半个肩膀和半截胳 膊。
 
  小护士被肩膀上的大手死死的固定着,眼神中透出了无比的恐惧。她刚想要 挣扎,肩膀上的大手突然发力牢牢的把小护士的整个身体硬生生的给抓离地面, 小护士的双脚已经悬空,慢慢的被大手举了起来。
 
  「咳…………咳…………咳」
 
  大手的力量越来越大,小护士身体内的骨骼发出了「咯咯」的响声,放佛身 后的大手正要捏碎这个孱弱的身躯。
 
  「啪!!!!!!!!!」
 
  小护士的身体被重重的摔在陈捷面前的操作台上。
 
  「咳…………噗…………咳…………噗」
 
  小护士的口罩上出现了一片被液体浸透泛着绿色的殷红,参杂着深绿色液体 的血液从小护士的口罩边缘缓缓流出,顺着下把留到了整个衣领。
 
  「这…………这…………呜呜…………这是…………是我唯一的一件……… …咳…………干净的工作服…………」
 
  …………
 
  ……。
 
  Part.4【旧章】
 
            视频时间2017年4月6日
 
  实验室的正中间,娜殴莉被机械触手死死的固定着,她的头微微后仰着脸上 没有一丝表情,原本坚挺饱满的双乳现在强烈的对比之下显得有些干瘪了,其中 一支乳房犹如还没泄气殆尽的气球,而另一只乳房的乳晕和乳头依旧勃起着,在 乳头的旁边还有一小块粉嫩的软肉,犹如在一支乳房上挨在一起长着两个乳头, 而这只在另一支的对比下显得格外饱满。
 
  突然,原本在没有表情娜殴莉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忍受羞愧的表情,她将双 手握成拳头,在股间大退根部发出了一些抖动。
 
  接着,娜殴莉大腿根部的抖动愈来愈激烈,娜殴莉的双眉紧皱,用力的闭着 双眼,紧紧的用牙齿咬紧下唇,放佛正在忍受着什么。
 
  「…………噫…………嗯…………嗯…………噫…………嗯…………」~ 娜 殴莉闭着眼睛,脚腕处浮现出了一条条的青筋,她正在实图把双脚夹紧,可是在 机械枷锁蓝色的光学立场的作用下她什么也做不了,完全不能改变现在的任何姿 势,唯一可以得到回应的只是她正在颤动正微微张开的阴唇和颤抖的阴道口,在 颤抖中放佛一丝液体正从阴门的地方流出,已经分不出来是尿液还是淫水了。 
  「唔…………嗯…………唔…………」
 
  娜殴莉的颤抖越来越厉害了!
 
  突然,娜殴莉睁开了双眼,原本紧握双拳的手掌张开了,五指完全撑开努力 的伸直着每一根手指,眼睛圆睁着,绿色的瞳孔慢慢的向上翻。接着,在娜殴莉 股间的颤抖更加剧烈了,伴随着剧烈的颤抖娜殴莉的阴道和尿道放佛同时都失去 了压力的控制,一股股的汁液正顺着她的敞开的阴门不住的顺着大腿根部向下流 淌。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 过去了…………
 
  娜殴莉的全身的水分放佛都要通过她的阴门流出,在她身下的地板上已经形 成了一个泛着绿色荧光的水洼,而在她不断颤抖的因门处还正不断的向外流淌着 身体的水分。娜殴莉的双眼上翻着,原本绿色的瞳孔失去了光泽,嘴巴喂喂的张 开着,粉嫩的舌尖微微的向外伸着,面上没有任何表情。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娜殴莉体内的水分依旧掩着颤动的阴门不断向外流淌着,已经分不出是尿水 还是耻液,就这样持续不断的沿着大退流到脚尖,滴落到地板上。
 
  大约三十分钟后…………
 
  娜殴莉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反映,失去光泽的双眼就那么干干的向上 翻看着,仿佛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看来她已经准备好了」
 
  埃里温博士抬眼观察了一下已经失神的娜殴莉,操作的一下控制面板。
 
  「执行」回车!
 
  …………
 
  ……。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失神的娜殴莉全身都发出了微弱的颤抖,有一些口水正沿着嘴角开始流着下 来。
 
  就在娜殴莉全身颤抖的同时,插在娜殴莉卵巢上的两支触手针管正在继续不 断的向她的卵巢注射着绿色的汁液。绿色的汁液通过触手管不断的涌入娜殴莉的 卵巢,她的两颗卵巢已经膨胀的像两颗木瓜一样大,对称的挂在子宫两侧。慢慢 的娜殴莉的输卵管也变得膨胀起来,慢慢的在肚皮上浮现起来。
 
  娜殴莉的双脚笔直的伸着,企图用脚尖接触到地面,可以就算是她能已经本 整个脚的骨骼都完全拉直,脚本也还是难以勾到地面。
 
  就这这是,在娜殴莉的身上出现了一些明显的变化。
 
  原来还算富有肉感的身材现在看起来有了一些明显脱水的痕迹,在娜殴莉的 乳房两侧,原本平滑的胸腔皮肤处,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出肋骨凸显的痕迹,原本 妖娆富有弹性的腰股间盆腔骨的曲线已经渐渐的在皮肤表面浮现出来了。在娜殴 莉下体原本丰满的阴门处,整个耻骨与阴蒂的轮廓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而就是原 本光滑的阴户上,长出了大量浓密卷曲的深绿色的阴毛,阴毛非常浓密,从小腹 下侧到整个阴唇再到肛门全都被这浓密的阴毛所覆盖了。
 
  现在的娜殴莉看起来显得十分的干瘦,就在这个干瘦脱水的身体上还挂着两 个一大一小的两只还算丰满的乳房,而在乳房下面原本干瘪的肚子上浮现着一个 被挤压而变得凸显的子宫轮廓,在子宫两侧是两条手指粗细的输卵管和已经像木 瓜大小的巨大卵巢,明显的轮廓浮现在肚皮上,在两腿之间覆盖着浓密的阴毛, 阴毛已经把阴唇和完整的阴道口给覆盖住了,已经不太能看得清楚那里原本应有 的情况。
 
  埃里温博士读取着控制面板上投影的数据,做着记录,是不是的观察着娜殴 莉,一边自言自语道,「可以进入第二阶段了。」
 
  说者,埃里温博士在此按下了操作面板的「执行」键。
 
  「呲…………」
 
  在实验室内,娜殴莉身后一侧的防护门发生了压力阀释放气压的声响,一阵 白色的喷气从门的四周散发出来。
 
  「吱嘎~ 」
 
  厚重的防护门被推开了,在那扇白色的门后是一片漆黑,而在那片漆黑的空 间里正有一个佝偻健壮的身影朝着实验室走来。
 
  那个身影的步伐并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类,走路的步伐前后不一,看不出是 灵巧还是笨拙。
 
  「好戏要开始了,这次不能再错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
 
  埃里温博士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喜悦,说着变转身对着摄像机的镜头走来!埃 里温博士走到了镜头的后面,这时,摄像机的镜头对着实验室有了一些调整,在 镜头中拉近了实验室中的显示,现在整个屏幕中都是实验室中的画面了。
 
  就在那个敞开的防护门中,一个身影窜了出来。
 
  这……这是…………这个一个应该算是人类?或者长的像人类的人形雄性生 物吧!?
 
  这个生物长得像极了一种雄性动物?!应该是说长得像山魈或者是黑猩猩, 但是他的全身上下并没有太多的体毛,尤其是整个胸部、腹部和下体。胸部的部 分是一整块人类男性健壮而且异常发达的胸肌,在这块胸肌上没有一根毛发,黄 褐色的皮肤上长着一双不大的深褐色乳头,在胸肌下面是完整的近乎完美十分发 达的腹肌,腹肌十分健壮足足的有八块,而在腹肌下面的肚脐上沿着向下纵向生 长着一簇十公分左右的体毛,而就在这簇毛发下面长着一个有些奇怪的雄性生殖 器。这个生殖器并不算太长,看起来也就十几公分的样子,阴茎看起来十分臃肿, 在龟头的尖部下沿在长着一周深红色的皮肤,看起来像是一把闭合着的雨伞,而 在龟头顶端的马眼处从马眼内侧隐约的向外长着一根深红色看起来不知道是肉质 还是骨质的尖刺,这个尖刺并不长看上去也就2-3 公分的样子。这个生物身体的 其他地方否覆盖着或多或少的黑色体毛,体毛并不算浓密甚至有些稀疏,这些体 毛大多分布在他的头上、四肢、后背和屁股上。这个生物的四肢的肌肉组织看起 来异常的发达,他总是佝偻着身体,身形大约170 公分到180 公分的样子,在他
 的脸上看不出来长得是毛发还是胡须,整个的面部结构和人类没有明显的差异, 只是在他的下巴和嘴的部分显得十分的前突。
 
  这个生物刚刚窜进实验室的时候,有些适应不了实验室中的强光,显得有些 晕厥,正当他想通过防护门返回黑暗的空间的时,防护门缺再次死死的关上了。 这个生物转身用力拍打着已经关上的防护门,整个背部线条暴露无疑,那是一个 十分健壮的脊背,每一块背脊上都覆盖着不算浓密的黑毛,这看起来并不像是人 类毛发,或者是看起来像是黑猩猩那种的毛发,而在他布满黑毛的身后,在他的 腰间下沿中心的位置有一款杯口大的圆形皮肤,这块皮肤上面没有一根毛发,而 且这块杯口大小的皮肤上面覆盖着厚厚的好像烫伤的伤疤。
 
  「咿咿咿…………嗷嗷嗷…………噫咿咿」
 
  这个生物一边捶着胸口一边嘶叫着,那种声音绝不像是人类的语言,听起来 更像是动物的叫声,而这个声音越来越大,这个生物开始显得有些躁动了,随着 它不断的捶打放佛连实验室的玻璃都开始随着震动着。
 
  这个生物离娜殴莉并不远,而娜殴莉依旧没有任何反映,只是在明显的肋骨 上可以观察到胸部微弱的起伏。
 
  …………
 
  ……。
 
  Part.5【过去的事】旧世界,2020年。
 
  陈捷出生在一个警察世家,他的父母都是当地威信很高的人民警察,尤其是 他的父亲,在陈捷心目中总是那么高大而威严。在陈捷警校毕业之后就当上了一 名警察,除了纯粹的正义感趋势他让他做了这个决定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当时打 从心底想要守护巨人们的安全。
 
  不过,当他梦寐以求的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不久,陈捷就开始察觉到 暗藏在这份工作之中的「矛盾」。
 
  人民警察会「赌上性命保护人民」…………
 
  但同时…………
 
  那些由自己赌上性命保护的人民们竟然会设法漫过警察的耳目干下一些令人 唾弃的勾当!
 
  偷窃、开车撞人后逃逸、拿着石头砸坏警车的车窗这些事情越来越多的在这 个城市中频发…………
 
  警察,应该保护的是人民大众,同时也成为他们眼中拥有坏心肠、腐败、大 意不得的猎物。他们不知道感恩,只会不断的提出要求、恶言相向,并对警察发 出「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啊!」等不负责任的恶意评价!
 
  而当警察们卖命逮捕了那些比粪便还不如的恶人们时,原本用来帮助保护大 众利益的法律,却会在他们的金钱攻势下很宽容的放走他们。
 
  后来,陈捷也开始学习这份「矛盾」。
 
  …………
 
  ……。
 
  陈捷与父亲一起在一家警察局中一起共事,他的父亲经常和他一起出勤值班, 这一天因为父亲临时调到隔壁的区域执勤,陈捷独自一人在街头巡逻。
 
  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小巷中,一个穿着卫衣头戴帽兜的皮条客拉指着不远处穿 着曝露的站街女,低声的对身穿警察制服的陈捷说道,「我说警察先生啊,你这 次就放过我嘛,她也是因为父亲欠了一大笔高利贷,所以真的很需要钱,真的是 没有办法才迫不得已出来当站街女的,如果有办法的话她也不想这么做的啊。」 
  陈捷看了一眼站街女,站街女正不以为意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甲,想要实图 扣弄掉已经斑驳残破的指甲油。
 
  皮条客接着说,「想她这样的女人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又不会给人带来麻烦 …………」
 
  说着,皮条客从袖管内掏出一卷钱,默默的放在了陈捷的手心。
 
  陈捷歪着头,警帽的帽檐遮挡住了陈捷一边的眼睛,他思考着…………
 
  「这有什么不好?从这群烂人手中收下他们的钱有什么不对的吗?」
 
  …………
 
  「这条街上的治安一直好的很,就算我逮捕了这个家伙,他们只要一付了保 证金,马上就能出来了…………对于他们而已,拆别只是在于把钱付给了」我 「或者是」法院和律师「罢了」
 
  …………
 
  「我就算收下这笔钱,还是一样的卖命保护这条街,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 
  陈捷没有说什么,默默的把递过来的钱攥在手心里。
 
  「老哥,你还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呢,你果然是个尽责的人民警察!」
 
  说着,皮条客与陈捷擦肩而过,拉走站街女消失在了小巷深处。
 
  …………
 
  ……。
 
               【某晚】
 
  警察局接到了报案,据报有个老人公寓的遭到了小偷的入室盗窃,因此陈捷 与他的父亲一起赶赴案发现场。
 
  「陈捷!你从后门进去!」
 
  父亲指挥着,向着另一边跑去。
 
  一打开后门,陈捷就碰到了那个正打算逃走的烦人!
 
  陈捷掏出枪,枪口指着那名正欲跳窗逃走的犯人。
 
  「不要动!你被逮捕了!」
 
  当犯人转过头来陈捷发现原来是那个小巷中的皮条客,看来他不但拉皮条还 兼职当小偷。
 
  皮条客从窗边跳下来,对着陈捷满脸笑容,这么说道,「哟哟哟…………原 来是你啊,我实在是太大意了…………那个…………你能当作什么都没看到吗… ………?就放过我这次嘛…………我不会给你造成任何麻烦的啦。」
 
  陈捷的眼神坚毅而犀利,一只手举着枪另一只手指向眼前的这名罪犯,「不 行!我要逮捕你!!!」
 
  皮条客抬起一只手说,「拜托!兄弟!你仔细想想…………要是你逮捕我的 话…………那你接收我贿赂的事情也就会穿帮哦…………你手上的那把枪实在很 危险呢…………别拿它对着我好吗!?」
 
  陈捷听到皮条客的话,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面露难色的,豆大的汗珠从 他的额头上滴落下来,慢慢的把枪口从皮条客身上移开,内心的彷徨让沉寂的空 气都凝结起来了。
 
  一边说着话皮条客一边靠近陈捷,皮条客抬起的手慢慢靠近陈捷抬起的手枪, 用手把陈捷对着自己的枪口压了下去,另一只手背到了身后。
 
  突然!皮条客从自己的身后抽出一把已经上膛手枪指向陈捷!
 
  「陈捷!!!你在发什么呆!!!那家伙手上有枪!!!!!」
 
  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威严的呵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将自己撞开 …………
 
  「啪!!!」————————「啪!!!!!」
 
  …………
 
  在凝结的空气中,几乎同时响起的两声枪响在此打破了沉寂。
 
  被撞到在地的陈捷抬起头,发现自己的父亲正倒在血泊中。
 
  就在刚才,父亲手中拿着枪从公寓的另一侧赶来,正好看见犯人正在把枪, 就在枪口对准陈捷的同时,父亲用自己的身体将儿子撞开,就在这时,犯人和父 亲把手上的枪对准对方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
 
  …………
 
  陈捷的脚有些站不稳,双腿颤抖,艰难的用手扶着墙缓缓的站起来。父亲的 胸口中弹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的迹象。而犯人只是右侧的 肩膀受伤,他正捂着受伤的肩膀痛苦的哀号着。
 
  …………
 
  ……。
 
  不久之后,警车和救护车来着,他们抓走了犯人,陈捷的未来也就此宣告结 束,他不但因为贪污受到了处罚,同时也背负起「害死同伴」「害死父亲」这个 永远无法卸下沉重的十字架…………
 
  此后,他的身心就完全堕落到「黑暗」的深渊里了…………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他的新,或者是让他视为生存价值的事物了。 
  不管有谁在哪里死去,即便是自己的亲人,他大概也会无动于衷吧………… 
  他已经变成了这样的人…………
 
  …………
 
  ……。
 
  在浩劫之后,对于陈捷来说,一个「巨大而绝对的领导者」出现了,在这位 领导者发出命令时,他就能忘记一切,很安心的去尽责的展开行动…………。 
  ……
 
  …………
 
  (一个士兵本来就不用思考其他的事情,对他而言完成命令高于一切)。 
  ……
 
  …………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5转帖分享,红包献上!